<del id="2tjfp"></del>

    1. <rp id="2tjfp"></rp>
      <ol id="2tjfp"></ol>

      <dd id="2tjfp"></dd>

    2. <span id="2tjfp"><big id="2tjfp"></big></span>
      企业文化
      首页
      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      我的三个家

      ?作者:张佩佩???? 来源:四公司 ???? 浏览次数: ?时间:2018-11-07 10:04:41 ?【字体:

      我有三个家,一个是在甘肃省镇原县小山村里的老家,一个是在家乡小镇上的新家,另一个是在我以后定居的城市里未来的家。

      甘肃镇原小山村的家是我长大的地方,它坐落在一座不知名的黄土山的半山腰上,是黄土高原人家最知名最典型的居所——黄土窑洞。

      这个家一共有三孔窑洞,而严格意义上说,只有两孔半,有一孔只挖了一半,而且没有安装门窗,从外面看上去,它就是一个人工开凿的山洞。

      之所以只挖了一半,是因为当时奶奶发生意外去世了,家里为了处理奶奶的后事,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力和财力来完成这项宏大的工程。当时父亲和母亲刚结婚,我还没有出生,而这一切都是后来在我问起关于奶奶的时候,父亲告诉我的。

      当然,我也从来没有感受过别人口中说的奶奶做的饭、别人身上奶奶做的衣服、脚下穿的奶奶纳的千层底的布鞋。我对奶奶的印象都来自父亲的语言描述以及我感同身受的想象。

      1994年的仲夏,我就出生在这个家中。两孔半窑洞,一孔在中间的被称作“窑”,平时家里辈分最大的人居住,当家里有客人来时,也在这里招待。当时我是家里最小的成员,也就可以沾光和太爷、太奶奶一起住在那个当时看起来庄严神秘、富丽堂皇的窑里。右边那孔是家里的厨房被叫作“屋”,它也是父母的卧室。一副两块厚木板组成的对开式门,进门是一铺,父亲睡觉伸不开腿需要斜着的土炕,和土炕连在一起的便是我们家的灶台,全家人的饭食都是在这里做成的,再向里进就是用草席围起来的一个没有顶和底的圆柱体,用来放全家人的口粮和来年要种的种子,在我的记忆中,这个圆柱体就像一口幽深黑暗的无底洞,从来没有被填满过。

      土灶做饭,水缸里装着家里的老毛驴从山底泉眼里驮回来的泉水,那种水喝起来甜甜的,可是家里的大人却不允许我喝生水,因为喝了肚子会疼。

      吃饭时,要给太爷和太奶奶端到窑里。这件事开始由父亲做,后来由我拿着和我高度不相上下的盘子来端。因为我小,我也可以窑里吃饭,有时太爷需要添一碗,我拿着空碗回屋里,父亲便放下他手里刚吃完的空碗,母亲的碗里则是满满的汤,面条却不见几根。

      木板门的门缝可以塞进手指,冬天,西北风在门外呼啸,门里冷风嗖嗖。这时母亲做饭便泛起了愁,做完饭就像大哭过一样,眼睛红红的,泪珠还在往下滑,而我觉得这种在烟里的感觉像在天上的云里一样。

      后来上学学了一个新词——家徒四壁,老师说,这是形容人家境贫寒穷苦的,我觉得我家不穷,因为我家窑就一面墙。当时觉得生活还挺幸福的,毕竟我没有饿过肚子。

      后来,父亲和母亲开始种烤烟,虽然很辛苦,但家里的情况逐渐好起来了。那孔挖了一半的窑洞虽然没有继续挖,但是给它装上了门窗,它也不再像一个山洞了。家里也买了自行车、缝纫机和录音机。

      之后,妹妹出生了,家里的“三大件”被计划生育工作人员当作超生罚款收走了,以致于我之后很疼爱妹妹,因为她是用“三大件”换来的。

      现在的新家,在家乡的小镇上,离原来的两孔半窑洞不远。能有现在的新家,得益于国家的“精准扶贫”,以及“美丽乡村”新农村建设改造。建设新乡村,美化新家园,过上幸福的小康生活成了人们普遍的迫切愿望,大家都纷纷开始了新农村新家园的建设。

      在外打拼多年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后,对我说:“你以后不用再回‘两孔半’了,也可以请你同学来家里玩了。”说了要修,父亲和母亲便积极开始筹措资金,在外打拼多年攒下的钱除了供我和妹妹上学外,剩下的加上国家贴息贷款都用来修新家。

      大到主体工程、后期装修,家电选购,小到墙上的壁纸、装饰品,都是全家总动员,除了当时已经90岁的太爷。

      搬进新家的时候,太爷右手拄着拐杖,左手拉着我的手,蹒跚地跨进门后,太爷笑得很爽朗,说:“这是到了县太爷家里了吧!”摸摸我的头,“我孙子真有本事!”

      我赶紧说:“太爷您认错了,我是您重孙子!”一家六口人在门口幸福地笑着。

      和母亲去了厨房,30平方米,大灶台还在,却贴上了瓷砖,显得那么光鲜亮丽。我不解,母亲说:“大灶台做的饭香,而且抽油烟机、排气扇等家电一应俱全,做饭再也不会哭了!”

      如今太爷已经快百岁了,却时常闹脾气,说:“现在住的这个太白了,我住不习惯,我要下山里去住。”我觉得这是气话,连我都不愿意再回“两孔半”了。

      上了大学以后,和父亲说起以前的事,父亲说到,当时家里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呢,正好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形势大好,便外出打拼,转眼也快20年了,要不是当时改革开放的影响,现在还在“两孔半”里过日子呢!

      2018年是我社会角色发生转变的一年,我走出大学校园,走上工作岗位,2018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。曾经,父亲迎着改革开放的浪潮让全家人有了新家,如今,国家的政策、经济形势一片大好,我也要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让自己可以在城市有一个家。

      就像我在考上大学时,父亲说:“既然走出去了,就不要再回来了,当然也要经常回家。”

      革故推新,是人类社会绵延不息向前发展的自然规律。改而求变,革而求新,改革而求发展。如今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成就也正是应证了这一规律,改革开放代表着中国人民在世界面前展现了飞速发展的神话;代表着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;代表着中华民族的崛起。


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金亚洲游戏